去比利时学美术

出国前,严川还是197中学美术班和文人清美画室陶老师的学生,她一心想着要出国学画。选择比利时,一方面因为它是欧洲的小国,二是协会介绍当时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有严川对口的专业。严川说,对于选择比利时,多半是冲着皇家美术学院去的,这所学院在世界上的排名响亮,再加上在中国三四十年代,也有不少老一辈的艺术家曾在那里就学,更让严川对那里充满向往。

申请艺术院校十分便捷

艺术无国界,申请艺术学院的门槛也比较低。由于协会的关系,严川的大部分材料准备都很顺利。唯一需要自己操心的,就是选择自己过去满意的作品并寄给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只有通过审核和筛选,学校才会给予录取通知。由于当时的政策规定,学生到达比利时之后还需要一年的时间学习语言课程,因此,对于语言、文化等常规课程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申请的过程还是相对简单的。严川选了一幅人物肖像素描,还有几幅色彩的作品寄给了皇家美术学院,没多久就接到了学校允许严川参加考试的通知书,等语言过关后的第二年才可以参加学校的入学考试,也只有当严川通过了1年后的考试后,才可以正式成为皇家美术学院的一份子,与自己崇拜的老艺术家在同一所学院学习艺术。

2002年初,严川到了比利时之后在政府办理的IFCA语言学校学习法语。学校位于布鲁塞尔,在一个大学城的外围。在这一年里,严川学的全是法语,由于语言障碍的问题,严川第一次把最爱的画画搁在一旁,专心致志攻克语言关。严川说,在IFCA,老师的授课采取自由形式,注重与学生间的语言交流。课程安排也较轻松,周一至周五每天只上半天课,双休日休息,一年学费也只有600欧元左右。

为期两周的开放式考试

一年后,严川参加了皇家美术学院的入学考试。法语考试就是直接与专业老师对话。语言考试之后是专业考试,由于严川学的是室内设计,考题也与室内设计有关。除此之外,学生还需要收集一个自己欣赏的建筑师或是家具设计师的资料,整理并且编辑成册。整个考试持续了两个星期,第1个星期收集资料,去学校照常上课;第2个星期才是正式考试,考试也算是边学边考。在老师的监督下,画画和做模型,边做边请老师评分。老师会很耐心地指导学生,在指导的同时观察学生并打分。整个过程都是在室内设计系的工作室里完成。严川说,整个入学考试并不难,大概90%的学生都可以通过。考试的过程很轻松,就像是平时上课,老师对学生的评估也注重在完成模型的整个过程中学生的认真程度。至于最终的作品,那就凭借各自对于艺术的理解,老师评分也是依靠感觉来的。

幻想与现实之间

艺术向实用靠拢。现在,严川已经是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2年级的学生了,皇家美术学院每年的学费在1700欧元左右。今年,严川在大学城旁边租了房子一个人住,离学校20分钟的车程,房租每月200欧元,这些还不包括上网费用等。严川说,平时上课,老师一般会采用案例教学法。比如,把一幢海边的18世纪的建筑,根据顾主的意愿,改造成度假用的别墅。具体要求可能有:需要2个孩子的房间,1个主人房,1个厨房,1个带淋浴的卫生间,一个W?C,等等。然后,老师会给学生一个完成作业的期限。学生要把自己的想法画成图纸,与老师不断交流,交换各自的意见,综合自己最初的设计,形成最后完稿。这样独立地完成一个项目至少要花费3个月的时间。就这样,严川一次次把自己的想法画成图纸,再根据交换意见,更改图纸,最后设计出实用又具艺术感的房子。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除了完成这种类型的作业之外,每个学期还有5-6门文科方面的考试。

至于毕业后的理想,严川说现在还没有办法作出决定。毕竟留学在外的生活还是有些无奈的。严川觉得选择在皇美学习,绝对是个正确的决定。皇家美术学院是一个很传统的学院,在那里给严川最大的感受是,传统和现代的结合。一方面是因为皇美是一所18世纪就已建成的学校,一直以来都保留着欧洲的传统艺术;另一方面,时代在变化的,皇家美术学院也跟着渗入许多现代气息。在那里,严川既可以学到欧洲传统艺术的理念,也可体会到今天欧洲艺术的思想。在比利时众多展览中可以感受到的,却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严川说,自己选择室内设计也是个性使然,自己理性的特点比较适合室内设计专业,当然,严川也有很感性的一面,如果没有感性的话,又何谈艺术呢?对于毕业后的去和留,现在严川也很难作出抉择,严川说,这一切要根据毕业后整个社会的形式再作决定。画画始终是严川的最爱,而现在,严川正在用最好的方式将自己所爱的画画和现实生活结合到一起,给顾客设计梦想中的房子,让自己的艺术得到最实际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