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培训教学中的美育教育

北京市朝阳区高中美术特色教育研究共同体成立
12月12日,在北京吉利高级中学举行了朝阳区高中美术特色教育研究共同体主题研讨会——如何在美术高考教学中实施美育,引导学生“学画学做人”。

朝阳区美术高考教学研究共同体是在“文人清美北京画室”的倡导下,由北京市朝阳区多所学校,20多位美术教师合作组成的。这一共同体打破了原本各校美术高考教学“各自为政”,只有竞争,没有交流的局面。实现了合作竞争、资源共享、探索研究、共同提升。在美术课改的背景下,努力把美术高考只是技能教学转变为提升学生素质、争取美术和文化学习双赢的教育工作。

“美育”是一个高层次的教育,而美育的直接体现就是艺术教育。本次会议的倡导人、工艺美院教授陶老师说:“作为具体实施高考美术教育的老师来讲,不可能改变高考当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或是弊病。只能在适应的基础上,改革教学方法,努力把学生引导到素质教育的轨道上来,这也是一个学校的美术特色教育得以生存和发展的生命。”

把“美育引领,和谐发展”作为办学理念的吉利高级中学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该校的张校长本身也是美术老师,他认为,“美育引领”不单单是纯知识技能的培养,更重要的,是在课程建设和校园文化建设上提高学生的素养。“我们学校每年有五六十个学生通过美术进入大学本科深造。同时我们发现,连续五年来,很多学生在美术高考之后,文化课成绩一下子有了一个飞跃,激发了他们学习的内驱力。”张校长自豪地说,“我们每年要求学生到博物馆欣赏经典的艺术展,每年一次到大剧院听高雅音乐会。”张校长也很注重“美术与生活的搭界”,让学生自己设计校徽、校服,让他们参与到生活当中,给予学生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发展特长。“美育教育是可以提高学生的思维品质,激发他们的学习潜能的。很多学生通过学习美术,把学习文化课的潜能也都激发出来了。”

除此之外,陶老师也提出了美术高考存在的两点缺失。其一,是美术教学中科学精神的缺失。在高考教学中,纯知识技能的教学没有和科学精神的教育结合起来。徐悲鸿一直讲“美术实际上是科学”,但是教师在具体教育时并没有纳入到科学学习的领域中。“比如说素描,他本身的造型就带有科学的原理,要讲究比例、结构、解剖和透视。然而许多老师在具体的教学中,常常忽视了科学原理和艺术造型的讲解。”

其二,美术学习和艺术情感教育没有很好地联系起来。老师只教学生如何绘画,却没有培养学生的情感态度,即“情感态度价值观”。“比如画阿格里巴,很多学生可能画得蛮好,却不知道阿格里巴是何许人。画米开朗基罗,说他是老头;画伏尔泰,说他是老太。这种情况就是没有把情感赋予绘画中。现在,学生只是学大师如何画,却没有学习大师的艺术情感。这就是需要我们挽回的艺术情感教育,也就是我们的美育。”

因此,基于这些缺失,与会代表也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方法。比如,发掘美术高考教学内容当中的教育元素,在教学内容上要贯彻人文教育的精神。要让学生明确他为什么要画画?他画的对象是什么?艺术家所塑造的艺术品有哪些地方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把对象看成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对于老师来说,要从纯知识技能的教学中,逐渐摆脱出来,扩展教学范围,让学生知晓艺术作品的背景,激发学生的艺术激情。

再者,在教学过程中,让学生注重艺术的共性和个性的问题。“现在很多学校的教学模式都是‘包班制’,学生画出来的东西一看就带有老师明显的个性痕迹。”对此,有些学校便采取“走班制”的方法,学生可以领略到各种不同的艺术表现方式,尽可能避免“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另外,有代表建议,应定期举办学生个人画展,提高他们的自信心,对其他同学也能起到引领作用。而对于美术课老师和文化课老师“抢时间”的尴尬,朝阳中学的做法很有意思,“我们把学生的文化课成绩发到美术老师手里,把美术专业情况发给文化课老师,这样,老师之间就能相互了解一个学生在各个学科的学习情况,然后再作出新的对策。”如此一来,美术课和文化课便得以沟通,也更能达成共识了。